一座山的隐喻太原日报网

易博国际官网

2018-10-09

太原日报网2016-10-1409:26来源:我总是想起故乡的那座山。 山并不巍峨,垂直高度也就1000米的样子,很不起眼,就连名字也显得土气:大凹。 虽然土气,但我还是喜欢。 我在山里出生,在山里成长,山是我童年温暖的陪伴。 小山村人多地少,生产队分的口粮不够吃,常常闹春荒。 春季里天刚亮,我便和小伙伴们赶着耕牛上山。

牛儿成群结队在山坡上啃吃青草,我们则在山上刨食。

看似贫瘠的大凹,像慈祥的老爷爷,总能变魔术般亮出自己的慷慨,出其不意地送给我们接二连三的惊喜。

那些茅针、茅根、荆棘苗、酸肌杆、覆盆子、野葡萄、野蒜、桑椹,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儿的野果,犒劳了我们的胃;而坡上的蕨苗、坡下的荠菜、马兰头、青蒿,还有雨后的地皮菇,则被一双双小手采了回来,再由一双双大手分拣,清洗,下锅,制成可口的盘中美味。 除了春季的美食,大凹还不遗余力地拿出清香的茶叶、甘甜的野柿、粉糯的毛栗,乃至打家具的木材、做饭的柴禾、取暖的木炭,年复一年地奉献给山下的子民。 爸爸常常告诉我:大凹就像庄稼人,默默无闻地奉献,从不居功自傲,你们得学着它呢。 那时虽不知道居功自傲的含义,但我还是没来由地喜欢它。

坡上放牛的间隙,坐在山石上看云听鸟,就像坐在老人的怀里,那种被呵护的感觉,十分惬意。

故乡的贫瘠,以及对美好未来的向往,帮我选择了逃离。

拿到中专录取通知书、背起行囊的那一刻,我松了口气,终于可以从此摆脱农民身份,再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了。 寒暑假返回故乡,面对依然在土坷垃里刨食的童年伙伴羡慕的目光,总是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和自豪:大凹,拜拜啦。 那年清明节,我告假还乡。 让我始料未及的是,下车后竟是一片陌生,全无记忆的影子。

询问了路边的几位司机,也弄不清大凹在哪。

仅仅18个月未归,竟然找不到回乡的路,我像一头迷失方向的羔羊,左冲右突,沿着改建一新的县道一路问人,终于遇见一位开拖拉机的同乡,才将我捎带进故乡的怀抱。 犹如流浪的游子遇到久别的亲人,看到熟悉的大凹,我激动得热泪盈眶。 丢下行囊,我便和哥哥姐姐提着祭品,爬上大凹,那里安眠着家族的祖先。

杂草丛生的坟茔前,我们默哀,磕头;姐姐一边祭拜,一边叙说着先人生前的勤劳、俭朴、淳厚与善良。

那一刻,我听得格外仔细,唯恐遗漏了某一细节。

站在大凹之巅,望着如先人安睡姿势的山峦,望着山脚下绿树掩映的村庄,望着村庄前一块块盛开紫红色花草的梯田,我的思绪飞得很远很远。

那一刻,我已经知道,无论我在外面过得好不好,有没有记住故乡的模样,故乡都不会嫌弃自己的孩子,一如继往地张开热情的双臂,将我揽入它温暖的怀抱。

原以为将自己连根拔起,树一样移栽到灯火璀璨的都市,就可以脱去乡土的俗气,“挥一挥衣袖,带不走一片云彩”,然而,在浸染了都市的喧嚣纷扰、裹一肩疲惫后蓦然发现,故乡依然不离不弃、如影随形地跟在身后;故乡的那座山,时不时走进我的梦里,执拗地与我对视,长久地对视。

我知道,无论我走得多远,都走不出那座山的视线了。 人过中年,在都市的钢筋水泥丛林中穿行得太久,忽然就喜欢上了登山,总喜欢和山在一起,相看两不厌。 独自坐在山石上,静静地看着眼前波浪起伏的重峦叠嶂,犹如翻阅一部厚重的家书。

家书耐读,读它千遍也不厌倦。

每一次静坐,我都能读出它的沉稳、低调、谦逊和宽容,也能读出它的虚怀若谷、淡泊宁静、宠辱不惊;每一次阅读,目光都会与它交流几十个回合,而每一个回合的交流,都让我获得一次精神的洗礼和心灵的撼动。 终于明白,那座山,其实是生命的一个隐喻,它将伴随我一路前行。 作者:疏泽民。